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she

偷渡回国遇到警察 ,我被遣返回柬埔寨

读者大牛向吴哥时报讲述了自己回国经历。由于机票贵、需隔离,大牛打算铤而走险,选择偷渡回国。“揣着一颗游子归心,只能碰碰运气了。”


边境的夕阳很美


第一天:西港出发去木牌

我坐上了西港去金边的汽车,用着蹩脚的英语半比划半猜,和柬埔寨司机确定了价格。醒来时到达金边,和队友会师成功。马上找了一家换汇的地方,队友换了200美金。联系上金边去木牌的车后,两人45美金。


到了木牌,问了下饭店老板,他帮我推了个人,一问价1850美金两个人,当场卧了个草!一公里的路而已。瞬间感眼前一黑,肾器官有一种裂开了的感觉,看来难度还是有点啊!


聊天截图




































旅店房间


想想今天挺累,先找宾馆住下,以为宾馆会要护照,我俩都没带,居然直接给了钥匙。


第二天: 返回金边走上丁

向餐馆的山东大叔打听这边能否过境,得到的回复是:当然不行!大叔和我讲了一个例子,十几个中国人2月份来这里,要去越南工作,结果滞留到现在还没到越南。


打听了一圈后,越南的线路走不通。虽然眼看着越南就在眼前不到400米,但的确过不去。我俩只能回到金边重新规划路线,打算从上丁过境老挝。


返回金边的路上


回到了金边又联系了另外2个人。预订了包车,准备凌晨2点左右出发去上丁。


第三天:两次遇到警察被遣返回柬

刚到上丁口岸,一下车就看到警察!这地方很小,我们直接被盯上了。无奈只能折返。再找了其他人,换个地方登船。


上丁口岸警察


不一会儿就下起了大雨,把我们淋了个透心凉。不过这和我们的信念比,算不上什么。接近一个小时的船程后,终于到达了老挝境内,顺利通过了第一个关卡。


但是到了第二个关卡,却被截住了。我们被甩在一旁没人管了?!过了一个小时,我实在忍不下去,找了个会中文的人交流了下。他问我们是不是偷渡的,我一直没承认。一查我们物品,有两位护照签证显示柬埔寨。后来我们才知道,这是老挝警察!直接撞枪口上了。


他也不遣返你回中国,而是找了个船,把我们送回了柬埔寨。还有这种操作?一天两次偷渡,亮瞎!

上岸后回到柬埔寨,联系不到来接我们的人。在附近找到一位中国山东老大哥,老大哥还讲了一下现在严峻的形势。





这几位战友出发时候气势澎湃,然而现在人心却散了。我坚持继续走,一位大哥也信心全无想回金边,另一位眼镜男想联系缅甸的狗人事先到缅甸,还有一个被偷渡骗来的,竟然还想回去上班。


第四至七天:领略柬式乡间风情

等待老挝那边回复消息的时间里 ,开启了乡间度假模式。在旅馆,有投资失败、陷入低谷期的一个大哥;有搞金字塔工程的大姐;还有柬埔寨本地的富裕家庭,都在这里走走停停。


后来还去了附近的村民家,带了食材,一起吃饭喝酒,俨然要融入本地生活的样子,但其实是想找船回国。


最后一天,终于得到老挝回复,在美金的诱惑下,联系了几个船都不敢走。从巴色两个检查站,到万象检查站,再到磨丁,加起来十个关卡不止,而且万象已经封城了。不用想了,返程!老老实实订张机票吧。





至此,大牛的偷渡旅程完结。最后,大牛还是凑够了1万5千元买了机票回国。大牛称:奉劝各位同胞,别想着偷渡回国!并表示,一些人偷渡过一次就感觉自己成蛇头了,漫天要价赚取同胞中介费,千万不要被那些所谓的“包过”、“护送”忽悠。



“也许你的美刀一两个地方好用,但剩下还有七八个地方呢,能好过吗?更别说被抓住要承担的法律责任了!”




转自吴哥时报





44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我在柬埔寨找工作,结果却被卖进了诈骗集团!

01 我原计划今年8月份回国,但由于国内疫情管控,航班熔断,短时已经无法回去。 留下来,每天住酒店也是一笔不小的花费,为了减轻一下自己的经济负担,我开始每天看哪里有招工,不求高工资,只想找个正规行业做事情,能安稳渡过这个时期。 我去飞机、脸书还有各个微信群里面了解招聘的信息,我发现,正规工作很少,大多数都是园区的工作,我根本不想去,因为我知道,那是深不见底的坑。我只想找个正规行业做一段时间,等航班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