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she

女孩亲述偷渡缅北加入诈骗集团 如今排着队回国自首 每天都有几百人等着

当骗子们躲在缅甸北部为非作歹的时候,他们完全想不到,有一天为了能早点回来,不得不找“黄牛”插队,甚至“谁出的钱多谁先回来”。


近期,全国多地密集发布严正通告,敦促非法滞留缅北人员限期回国返乡,否则将认定为失联人员并按程序注销户籍。中国江西、湖南、湖北等地更是直接发布公告“依法注销失踪人员名单”。


近5年来,缅北被视为“电信诈骗天堂”,这场前所未有的“大劝返”行动,针对的就是那里的逾十万中国人,他们从事的多是电信诈骗及相关产业,诈骗对象也主要是中国人。


有报道说,在缅北,每成功诈骗50万元的金额,诈骗分子就放一束烟花或爆竹庆祝“事业”成功,每天晚上都能听到此起彼伏的烟花、鞭炮声,有时甚至持续到凌晨两三点。


而那些在国内的受害者们,则被骗得倾家荡产,郁郁寡欢……由于身处境外,国内的警察不经过他国允许或者协助,是无法在境外有效执法的。


今年3月,中国杭州滨江刑侦大队在办理一起特大婚恋交友诈骗案中,查获犯罪嫌疑人就聚集在缅北。警方对这一窝点的嫌疑人进行劝返,其中一个女孩小玲(化名)表达了回来的愿望。陈警官随即带领3个队员赶赴云南中缅边检,欲把小玲带回,由于境外回来,需要先隔离21天,陈警官他们先行回来,等待小玲隔离结束。


前不久,小玲在哥哥的陪同下,走进了滨江刑侦大队,接受警方处置。


小玲,1992年出生,广西柳州人,哥哥只比小玲大一岁,却已有两个小孩。哥哥说,家里人一直不知道妹妹在干什么,甚至去了缅甸都不知道,直到警察打电话来才知道,“我们也劝妹妹回来自首,我们都种地的,什么也不知道。”


在滨江刑侦大队,记者见到了小玲,瘦瘦小小的,听她讲述了两次入缅的经历。


男朋友介绍了一份“高薪工作”

小玲17岁就出来打工,做过餐厅服务员、网吧管理员等,收入都不高。


2019年7月,男朋友给小玲介绍了一份“高薪”的工作,说是做文员,收入上万元,小玲动心了。小玲说,等她到了目的地,才知道已经出了国门,来到了缅甸。


小玲清楚地记得,那天清晨,天空刚泛起鱼肚白,公司便派车来接他们,同行的还有3人,彼此都不说话。

来到一座桥边,司机把他们赶下车,换上另一辆更加破旧的车,开车的大叔皮肤黝黑黝黑的,她心里觉得有点奇怪,但由于是跟男朋友一起,便没有多想。


中缅边界线全长2186公里,大多数地段缺乏自然屏障,有些界碑只有一河之隔或是一路之隔。由于小玲从没出过远门,不知道边境的概念,直到后来,才知道他们是偷渡过来的。


他们来到一个叫勐平的地方,是缅甸北部的一个县。


这里离云南只有十几公里,小玲说,当地有很多中国人,开店的,经商的,更多的是像她这样在写字楼里上班。


门口有保安配枪

车子在一幢7层楼的高楼停下,门口有保安,并都有配枪,小玲第一次见到这阵势,但男友似乎对这一切都很平静,他们被带到5楼的一个公司,这里有上百号人,都在埋头打电话、玩手机。


“这就是你们工作的地方。”一个光头男带他们来到一个隔间,对他们做起了培训。培训的内容就是如何跟人沟通,如何抓住受害人的心理,如何精准“投食”和“放养”。


培训一周后,小玲上岗了。


他们每天向国内的同胞打电话,邀约加好友,每天必须加满8个,加不满就加班。


公司事先把他们包装成富二代,在朋友圈发布各种“凡尔赛”的场景,引人入套。他们的任务,就是先和对方“谈恋爱”,然后,诱导他们买公司的理财产品,投入到公司平台的钱,自然是有去无回。


月收入上万元

小玲来的第一月,业绩还算不错,月收入上万元。公司规定,只要工作满3个月,就允许他们回国。相反,假如不满3个月,公司还会向他们索赔。所以,很多人都会做满3个月,有个别的还愿意继续干下去,再换下一批打工人。


后来,小玲才知道,男朋友从她身上赚了一笔人头费。


小玲清楚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她对能有这样的收入很满意。


他们吃住在公司,用的是工作手机,不能随便出门,有保安看着,都是荷枪实弹的地方武装组织。


虽说这个小城,不过几条街道,走遍全城只需一个小时。但小玲自到了那里,就没怎么逛过。偶有节假日,她也可以在周边逛逛,不过没啥好逛的,各式各样的招牌上全部是汉字。


在公司周边有很多KTV和赌场,休息的时候,她也会去玩玩,不少年轻人会包个包间,在里面打K(吸毒的一种)。她说,赌场装修豪华气派,跟周围简陋的土路民房,有点格格不入,听说这里前几年还是泥路,主要交通工具是摩托车,所以一到早晚高峰,就尘土飞扬,这一两年才修起了水泥路。


在这里,报警没用,警察会把你带回到公司,换来的或许是一顿挨打。就算向当地人救助,也只是爱莫能助,他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存在。


再次入缅

3个月到期,小玲带着几万元存款准备回国,男朋友也变成前任。回到国内,玩了几个月,也找不到好工作,这时又有朋友说去缅甸打工,小玲去过缅甸,便欣然同意。


2020年4月,小玲再次去了缅甸,还是偷渡过去的,但这次不是给公司打工,而是在KTV做客服。


KTV鱼龙混杂,吸毒、赌博、斗殴,每天都在发生,但这不影响小玲,她是来赚钱的。


如果不是“老东家”东窗事发,小玲至今还在KTV打工。滨江警方通知了小玲家人,她的哥哥才知道这些年她在干什么,她男朋友也来过家里吃过饭,当时也不知道是这个情况。


哥哥劝妹妹回来自首。


“每天都有几百人在边检那边等待回国,回国也变得不那么容易了。”小玲说,受到疫情影响,加之那边的人通过网络看到了通告,纷纷联系到公安部门,咨询回国事宜。


目前,小玲已被刑拘,案件在进一步侦查中。


据滨江警方统计,他们经办的案件中,目前尚有十余名电信网络诈骗嫌疑人仍然滞留在缅北等地。




314 次查看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