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被环亚园区侵犯的台灣人坦言【到底還有多少這樣的集團跟不法之徒還在逍遙法外?】

救援行動最困難的是如何把人安全地從被禁錮的異地帶回台灣,但看著被救回來的孩子們除了傷痕累累的身體之外,一個比一個嚴重的心理創傷才是人最心痛的,幸而在團員與婦女救援基金會的陪伴與支持下,有些孩子勇敢的重新站穩腳步面對未來。


在一片漆黑的屋內,一群男人有說有笑的提起褲子,有些人還嬉鬧著打開了門,一道光照進來在我的臉上,我只是呆呆地望著這漆黑的房間,手握著僅剩沒被撕爛的衣服遮住我的胸口,漸漸的,光慢慢變細,最後消失。


  [不斷地被欺負,甚至凌辱,為什麼我要受這個罪?我只是想著怎麼生存下去而已。]

小靜(化名)隔了八個月回到台灣,但那雙曾經華麗俐落為人剪出時尚髮型的手腕此時遍布大小傷痕,過去幾個月,在令人窒息的昏暗房間內受到的傷害,不僅粉碎了她的設計師夢想,衣服下日漸隆起的肚皮逼迫著她面對過於殘酷的抉擇,高中肄業進入美髮業,雖然辛苦但也一點點在進步,每天不懈的練習,比任何人都渴望早日拚出一番事業,畢竟自己不像同齡的其他朋友們有家人支持,早早就自立門戶的她清楚明白,她是無法從那不接受自己性向的原生家庭中得到任何協助,不論是經濟上或是感情上。然而,彷彿是落井下石般,沒想到為了幫助同事小陳會讓自己揹了幾十萬的債務,過去幾年的積蓄一夕由黑翻紅,此時有位認識的設計師介紹了在曼谷的工作機會,相比疫情中蕭條的台灣服務業,雖然工作地點在國外,但泰國公司表示可以代償債務,再由日後的工資中扣除,不疑有他,小靜與小陳就這樣坐上了飛機。


  後來的五個月就像是人間煉獄,地點不是泰國曼谷而是惡名昭彰的苗瓦迪环亚園區,工作不是髮型師助理而是引导受害人到假的投资网上感情与虛擬貨幣的诈骗的殺豬盤詐騙,不僅無法拒絕,組長、還有其他上頭的人還會假借很多名義,東扣西扣薪水,並且動不動就會進行”處罰”,不是那種簡單的罰錢或是體罰,男生有些被打到重傷送醫,而女生則會被關在令人窒息的小黑屋內,絕望著看著一群嘻鬧的男人們打開門,一道光照在被撕破的衣服上,漸漸的,光慢慢變細,最後消失。


  GASO在小靜被困的四個月後拿到救援名單,並於一個月後輾轉得知小靜的地點,經過一番努力,偕同當地軍隊進入園區要到人,又因簽證過期在泰國移民局多關了一個月,真的回到台灣已是離開園區三個月後的事了,而在回台前一個月小靜被告知已懷孕的消息,儘管也曾考慮過要將這個無辜的孩子生下來,但現實卻沒像小靜這般溫柔,身無分文又無依無靠的她實在想不出該如何扶養孩子,面臨著引產最後期限的壓力,讓小靜痛苦的不僅是肚皮下一陣一陣的踢動,還有受雇於落網的人蛇集團成員們的律師一句句露骨低俗的提問,就連記者的無知發言都造成了傷害,對人性近乎失去信心的小靜,在GASO成員與婦女救援基金會的陪伴與支持下,有驚無險地,在今年小年夜的時候,將孩子送回到天上去了。






  小靜的遭遇不是第一個被這樣對待的女生,很遺憾的,也不會是最後一個,也並非所有人都是想投機取巧或是想做詐騙的人才過去,很多被騙過去的人保持著善良的想法不想騙人卻遭到非人的待遇;也並非走投無路才走上海外工作這一條路,很多情況並非像是新聞報導說的那樣,每個想去國外的人都是想賺輕鬆錢。


  現在的小靜回到了台灣,而她規劃正是讀書充實自己,未來從事旅遊業,因為她的初衷並不是想靠騙人賺錢,而是真心想要用自己所擁有的能力帶給別人歡笑。


  而這個經驗讓她損失了很多事物。但是,在這茫茫的人海裡,總是有人會無預警地將你推下萬丈深淵,落下前轉身一看才發現是你認識了十幾年的朋友或是親人;但也是會有人拚盡全力,甚至不惜一切方式都要將你從深淵裡拉回來,即使他跟你完全不認識,甚至連看都沒看過的人。


  而在這個世界,單單柬埔寨一地,台灣18-35歲的青年去了超過12000人。當中還有很大的一部分基於任何原因或自願或非自願尚未返國。面臨少子化的情況下,整個台灣的青年勞動力還被抽掉了一大塊,但是社會渾然不覺,直到殘忍的資訊回流後透過媒體傳播,國人才漸漸知曉。原因無他,這些人絕大多數本來就處於社會的邊緣。失學、失業、問題家庭出身、負債、或是處於各個封閉,環境資源又有限的小群體之中。(孤兒、原住民、女同志、宮廟、八大行業)


  問題從來沒有消失過,而疫情讓這個第二層網也出現質變,然後整個事件才變得這麼嚴重,並且直到今日,還是有許許多多的人正在前往深淵卻渾然不知,而這個社會,到底還有多少這樣的集團跟不法之徒還在逍遙法外?


- Jeff, Venus, Joanne


2,631 次查看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