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GASO攔截汽車以拯救網絡行騙案受害者的特別行動

已更新:2022年9月9日

8 月下旬,GASO 協助正被運送往緬甸途中的人口販賣案受害者逃脫。。

重點情節

  • 攔截汽車的過程

  • 被騙到柬埔寨是什麼感覺

  • 被困的烏克蘭婦女

位於柬埔寨的網絡詐騙公司察覺到最近台灣談及他們的輿論轉趨激列對他們業務上帶來不少的壓力與負面影響。有見及此,他們正在將業務範圍轉移到緬甸等地。對於柬埔寨的許多網絡詐騙案受害者來說,緬甸是他們的終點站,沒有人能從那裡回來。


耀安(化名)是一名 22 歲馬來西亞人,自 2021 年 12 月以來一直被關押在柬埔寨西哈努克城。他說,他害怕採取任何舉報或逃跑的行動,因為他的舉報和行動會引致馬來西亞的朋友提前被轉移到緬甸,或是自己會先被毆打。 (公司老闆經常收到當地警察告發受害人向警方舉報的消息。),他不知道該把自己的生命交給誰,除了他在馬來西亞的母親。


耀安決定賭上自己的性命,在被運往緬甸的路上逃到泰國。只有逃跑成功後,他才會讓母親報案,而且只向馬來西亞警方報案。他從一位仍在公司的台灣“姐姐”(年長的女性朋友)那裡聽說了 GASO,他在 GASO 的 Facebook 頁面上發了很長而有禮貌的信息,希望他抵達泰國時能得到幫助。他沒有護照,但表示他寧願因非法入境而在泰國(或柬埔寨)入獄,也不願與綁架者待更長時間。他在 Instagram 中使用了他的商用電話及帳戶。


耀安決定賭上自己的性命,在被運往緬甸的路上逃到泰國。只有逃跑成功後,他才會讓母親報案,而且只向馬來西亞警方報案。他從一位仍在公司的台灣“姐姐”(年長的女性朋友)那裡聽說了 GASO,他在 GASO 的 Facebook 頁面上發了很長而有禮貌的信息,希望他抵達泰國時能得到幫助。他沒有護照,但表示他寧願因非法入境而在泰國(或柬埔寨)入獄,也不願與綁架者待更長時間。他在 Instagram 中使用了他的商用電話及帳戶。


耀安 8 月 26 日給 GASO 的第一條信息





















一名 GASO 馬來西亞志願者處理了他的案件,並決定通過馬來西亞大使館在柬埔寨中進行救援,這樣處理的成功機會更大。儘管受害人當時有所恐懼,但志願者還是說服了耀安提供他的個人信息以及他被囚禁的詳細內容和證據。雖然有在柬埔寨被詐騙公司人員發現的風險,但是他必須信任志願者。


突然,公司準備在 8 月 28 日決定把他賣走。GASO 志願者指示耀安在可能的情況下偷偷拍下用來運送他們的汽車照片和車牌號碼(耀安並不是唯一一個被發送到緬甸的受害者。)非常幸運的是,耀安仍然被允許使用他的工作電話及能使用上網功能,因為沒有違反任何公司規則。



















他們於當地時間上午 10 點離開。 耀安發現他們被驅趕到金邊,在相反方向走了幾個小時。 他將所有更新資料都即時轉發給馬來西亞大使館和柬埔寨內政部長,內政部長直接安排當地的警察協助,並公開承諾要拯救在柬埔寨遭遇詐騙案的外國人。 耀安使用實時位置共享應用程序 Zenly和不間斷地與GASO 志願者保持聯繫。志願者連續數小時向馬來西亞大使館提供最新消息。 而當時候,耀安 和 GASO 志願者此時用馬來文發短信,而不是中文。


當耀安的車隊接近金邊時,這位馬來西亞外交官還下載了 Zenly 以跟踪他。柬埔寨內政部在路邊設立了警察檢查站,以搜查黑色的豐田雷克薩斯 Alphard 車輛並進行搜查。車隊中的第一輛車被堵在警察檢查站。另外兩輛車,一輛載著耀安,正在駛開往另一條路線。此時,耀安仍在 Zenly 上被監控。


坐車的視頻。除了司機,車上的其他人都是受害者。


下午 5 點 35 分,耀安發短信說警察封鎖了他所在的車輛,GASO 立即通報大使館。最終,柬埔寨警方拘留了 耀安和其他 3 名被販運的受害者,他們均來自中國,年齡在 16 至 18 歲之間。


​終於


一家中文新聞網站非常簡短地誤導讀者有關這次的人口販賣拯救行動中受害者,被獲救的消息,引致受害者被作為嫌疑販子被捕。 耀安現在被拘留在柬埔寨,等待遣返信後被釋放回馬來西亞。這可能需要 2 個月。


----------------------


這不是唯一的救援故事。幾乎在同一時間,GASO還解救了一名在泰國被送往緬甸途中的中國女孩。她趁公司的監管同事在商場停車買東西時,她逃到頂層躲了起來,然後她緊急地聯繫GASO尋求幫助。現在,她安全地被泰國警方拘留。


-----------------------


被騙到柬埔寨是什麼感覺?


在2021 年 11 月,耀安失去了在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擔任在線直播對戰主持人的工作。一位朋友告訴他,在柬埔寨找了一份只需要會說中文的人都能夠從事的工作。當時柬埔寨還未因網絡詐騙工作而臭名昭著。經過朋友一番勸告,耀安同意和他的朋友一起去柬埔寨。


他們聽說有一個共同的朋友在迪拜從事類似的海外工作,回家後就有足夠資金買得起房子和汽車。據報導迪拜的工作已經滿員,所以他們決定選擇前往柬埔寨工作。耀安與一位中國招聘人員進行了一次視頻面試,招聘人員只詢問了他的年齡和語言能力。然後告訴他高薪工作,並會代為支付所有生活和旅行費用,但對他們的業務內容含糊其辭。

他和朋友和其他馬來西亞人一起前往馬來西亞吉蘭丹。令他失望的是,他們隨後被要求登上一艘偷渡到柬埔寨的船,而不是像承諾中提及的乘坐飛機。他們被帶到柬埔寨西哈努克城的一個公園,進行了 COVID-19 的 PCR 檢測,最後被帶進了屋內,大門在他們進入後緊閉,周圍有許多武裝分子。其後,老闆很快就把他們的“工作”告訴了他們:只是和日本的“客戶”交談。該公司專門在日本市場進行詐騙,並使用購買的翻譯軟件。


許多人提出抗議,當他們要求離開時,老闆說他們必須為公司賺錢,因為公司已經為他們支付了的所有“有關費用” 約12,500美元,如要離開,需要繳交贖回費,他們選擇為此工作,也可以要求家人付錢。

經過假裝工作2個月後,如果業績還是毫無進展,受害者會全部被賣給了各種詐騙公司。每當其他公司老闆進來檢查他們時,耀安總是對未來感到害怕和不確定。他們都“感覺自已就像是一種商品”——這是他自己用英語說的。 20多名馬來西亞人就這樣被賣掉了,他被一家專門從事美國市場的詐騙公司購買。第二家公司也有馬來西亞人,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只剩下6人,因為其他人被賣掉,或者試圖舉報並被發現。



烏克蘭模特

耀安 告訴 GASO,該公司使用的詐騙平台 Y---- 在 GASO 的數據庫中已經有一些美國人受害。他們使用某個中國應用程序來偽造自己的 GPS 位置。他說,該公司還僱用烏克蘭女性為詐騙賬戶創建真實的個人資料圖片,並向要求視頻聊天的美國“客戶”展示白人女性。 耀安向 GASO 展示了一個人的 Instagram 個人資料,他說這個人正在使用她的真實照片。他說,這個特別的烏克蘭女人實際上是在台灣長大的,並且在那裡參加過電視節目。他不確定她是如何被困在這家公司的,因為他不怎麼和她說話。他說,實際上,許多公司擁有 4 到 5 名女性“模特”,其中很多是烏克蘭人,這很正常。有些模特甚至可能為詐騙公司賺取近每天 500,000 美元。模特的報酬只有 2,000 至 3,000 美元,但其後被逮捕的却是模特; 耀安 聲稱已經有 2 名烏克蘭模特在返回烏克蘭時因涉及詐騙案而被捕。


注意:GASO 將隱瞞詳細信息和身份,直到耀安在馬來西亞安全為止。這裡的其他細節仍然需要驗證。然而,他關於詐騙公司擁有穩定的亞洲和非亞洲女性模特的描述與其他人的獨立描述是一致的。就在最近,一名被困的俄羅斯公民通過朋友向 GASO 求助,儘管俄羅斯大使館能夠迅速救出他們的公民。以後可能會報導更多類似報道。

-----------------


祖母去世時,耀安的公司沒有放過他。他告訴他的老闆,如果他不回家,他的母親可能會(在馬來西亞)向警方報案。作為回應,他們把他鎖在一個沒有食物的黑暗房間裡。就在那時,他策劃被送往緬甸途中時的泰國逃跑的計劃。他在外面大喊他的英語是多麼有價值,他可以在緬甸為他們做英語翻譯。如果他不能詐騙任何人的話,剩下的就是在生的記錄了。



特別呼籲:

如果您覺得我們的工作有價值,請考慮支持我們的工作。 GASO 是自籌資金的,主要由自願付出時間的詐騙受害者經營。 GASO 目前正在美國申請免稅慈善機構身份,這將允許免稅捐款很快適用於 2022 年 3 月 3 日之後的捐款。







1,090 次查看

Comments


bottom of page